約瑟夫·奈在《網絡戰爭與和平》一文中指出,在今後10年左右的時間里,網絡戰和網絡恐怖主義的威脅可能比現在更大。各國應坐下來討論如何限制它對世界和平構成的威脅。
  美國是最早把反網絡恐怖主義納入國家網絡安全戰略的國家,2001年的《愛國者法》首次將網絡恐怖主義列為正式法律術語。2010年10月,英國政府公佈《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防務重點中第一級就包括網絡恐怖主義。今年6月30日,俄羅斯公佈刑法修正案,明確規定要對利用媒體或互聯網在內的通信工具公開煽動極端主義活動的行為追究刑事責任。
  中國也是網絡恐怖主義的受害者。近年來,以“東伊運”為首的“東突”恐怖勢力大肆發佈恐怖音視頻,煽動對中國政府發動所謂“聖戰”,成為近年來中國境內特別是新疆地區恐怖襲擊多發的主要和直接原因之一。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日前表示,中國政府堅決反對網絡恐怖主義,決不能讓互聯網成為恐怖主義滋生蔓延的土壤。
  對網絡恐怖的打擊,既要延續應對傳統恐怖活動的策略和方法,又要針對網絡空間的特性和網絡恐怖活動的新特點找準突破口。
  情報搜集、數據挖掘與分析能力是打擊網絡恐怖的根本前提。美國有全球獨一無二的全球網絡信息監控“矩陣”,通過這一體系,美國能監控全球通信、掌握金融交易信息和目標的網上軌跡,進而得以掌握恐怖分子的行動線索,摸清其家底,成功挫敗恐怖行動。據報道,迄今美國已成功阻止了50餘起恐怖襲擊。為提升對大數據的挖掘和分析能力,美情報部門開始興建大規模數據中心。猶他州布拉夫代爾的數據中心是情報數據存儲中樞,為來自各種渠道的信息和數據提供足夠的運算和存儲空間,並配備眾多密碼破譯專家、數據挖掘人員、情報分析員。在2011年建成“極端主義行動預警系統”基礎上,歐盟計劃投資2000萬歐元耗時4年新建一個數據中心,為防範暴力極端主義提供行為分析及具體意見。以色列的“預防性反恐”也是根據恐怖組織在網上傳播的影像資料、文章話語和宣傳組織瞭解他們的動機、目標,並判斷他們的能力和作為,由此提高預防恐怖主義事件的概率。
  加強網絡管控、清理網絡環境是打擊網絡恐怖的主要手段。有力的監控能及時掌握恐怖動向,發現並清除其宣揚的恐怖、極端和暴力信息。英國、德國、新加坡、韓國、馬來西亞等國均有相關立法,建立本國網絡監控網,擴大其監控範圍。如印度、沙特等國就要求黑莓手機、谷歌和訊佳普在其境內設置服務器並向政府提供進入部分黑莓手機加密數據的途徑。法國正在討論強化“防範網絡滲透巡邏”。美聯邦調查局在2012年成立網絡監控部門“國內通信協助中心”,監控互聯網、手機和網絡電話等。美國土安全部公佈了網絡監控關鍵詞彙列表,其中被歸為恐怖主義類別的關鍵詞62個,包括“襲擊”“聖戰”“恐怖主義”“臟彈”等,還有“豬肉”“雲”“墨西哥”等看上去很無辜的詞彙。
  提高技術對抗能力,打造強大的“網絡特警”是打擊網絡恐怖的有力保障。越來越發達的網絡加密技術和網絡匿名技術,使得恐怖分子轉戰“暗網”,讓各國反恐面臨更大挑戰。加大網絡偵查、加大網絡安全技術的研發、壯大網絡反恐隊伍越來越迫切。近兩年來,以色列國家安全局內部的“網絡特勤組”已增編近10%。此外,一些國家也嘗試改變與恐怖分子網上周旋的戰術和策略。執法人員以特殊手段“進駐”論壇,獲取論壇會員的資料和電郵,再進一步偵查“高價值”會員。
  目前,圍繞打擊網絡恐怖的國際合作主要在雙邊和地區層面開展,情報信息共享、聯合執法、幫助發展中國家開展能力建設是合作的主要內容。近日,歐洲9國簽署協議同意共享情報,打擊極端主義網站。澳大利亞分別與法國、印尼簽署情報共享協議,聯手打擊本土恐怖主義。地區層面,八國集團、歐洲安全組織、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等都在努力加強該領域的合作。
  與此同時,各國在法律與機制對接、政企合作方面仍有欠缺,網絡空間的高度敏感和脆弱也增大了跨境取證、情報共享的難度。聯合國的主導作用並未充分發揮,目前亦未建成一個全球快速、有效和綜合性打擊網絡恐怖的反應機制,也缺乏一個明確的國際法律體系。這給恐怖分子留下了巨大空子。但正如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王民所說,“任何恐怖行為,不論其動機為何、在何時發生、何人所為,都是不可開脫的犯罪行為”,各國應該警覺恐怖主義這一人類的公敵,並將它作為全球共治互聯網的新抓手。
  《 人民日報 》( 2014年07月21日 23 版)
創作者介紹

單人床墊

mf42mfiy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